林Hebrew

交流&催更群:336871333
大概就是个写手,写字和写文。
(实际上会一点画画。)
这个号基本写腐,百合在另一号,吃bg但不写。
本命(男):叶修,老王,兔子,三日月,晴明(文+游戏+电影),银时,太宰治(三次元+动画)。
攻控。主攻党。
偏爱正剧风。
喜爱He,但不代表不会写Be。
(实际上擅长写Te。)

欧洲大阴阳师叶修、1(cp除标注自由心证/逗比向)【已改】

食用说明: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微光三部曲”订阅本文,谢谢。

1、cp除了标注,自由心证。老叶的cp如果有一定是叶攻。另外含微量晴博。

2、文风在正经和不正经中穿插,请小心。

3、这是老叶苏苏苏的故事。

4、可能会随心发一两个跟正文无关的番外小甜饼。

5、为了合理性,有私设,如果有ooc,求轻拍。

6、本文阴阳师是文和游戏的结合。

7、存在二设。

============================

一、

明明前两天下了雨,可现在路上一个水点都没有,干巴巴地。道上尘土扬起很高,好似要与天上连起来,连成一片风沙结的阵。

阳光透过风沙烫着行人的脸 。处处干燥,处处烫人,处处敝闷,整座城好似烤透的砖窑,使人喘不出气。

每家每户紧紧闭着门,好似这般就能驱走炎热了似得。

在前带路之人停了下来。来人知道,到了。

“就是这里?”

“是的,叶大人。”

此处以离城内很远了,位于一个小山坡上,显得格外幽静。

与想象中不同,门口是极为普通的。不过与这一路上对比,不难发现,主人是十分爱干净的,门口并无多余的落叶。也没有什么落灰的地方,可见经常打扫。

即使并未进去,来人也能依稀看见院内的光景。

那遮天的灰障在此处好似无所遁形了一般。那风沙所结成的大阵在此处破了个洞。就连阳光都似是有所感应,争先恐后的挤进来。

倒显得热极了。

好在院中的樱花树算得上是高大了。

阳光被樱花树细细筛下。

似是门内的主人有所感应,门自己开了。

院内只有一人坐于樱树下,似是在等着远方的来客。

不过也有并非“人”的东西——剪成人形的小纸片在打扫着庭院。

来人走入院子。

许是因为刚刚从风沙弊天之处,走到这艳阳天之下。

来人忍不住眯了眯眼。

他打量着眼前这座不算小的庭院。

嘴里叼着狗尾巴草的男人笑了。

风起了。

樱花飞舞。

吐出了嘴里那煞是煞风景的狗尾巴草,笑道。

“哟,连这樱花都在欢迎哥啊。”

二、

来人正是叶修。

此时他正大刺刺的坐在樱花树下与一名身着蓝色狩衣的白发男子对视。

白发男子一抬手,便有一小小的纸片儿人前来斟茶。

叶修看在眼里,笑道。

“多谢晴明大人了。”

白发男子不答,只是与他对视。

“可容我问个问题?”

白发男子浅尝一口手中茶,一双狡黠的眼睛笑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看向对面,说道。

叶修瞧着这个面上挂着完美无缺的笑容的男人,只觉得自己怕不是看到了喻文州。

#一看就是一只老狐狸。#

#你明明也是一只好么。#

#其实大家都彼此彼此。#

少不得也摆出一副唬人的架势,道。

“不知晴明大人有何所问?”

对方反将了这一军,晴明并未有什么惊异。

微风拂过。

一瓣樱花飘落于茶盏中。

瞧着那茶水上漂浮的樱花,晴明又弯了弯眼睛。

“大人是唐国人不假,却并非飘洋而来呢。”

叶修的气息紊乱了一瞬。当然,也只是一瞬。

那白发青年的瞳孔也骤然一缩。

白发人状似并未发现刚刚从耳旁划过的树叶。

只要再偏一点...

随即。

叶修笑了。

“晴明大人果然是聪明人。”

晴明也笑。

“叶修大人也是。”

恍若两只狐狸。

三、

“可以出去了么?”

“不能,晴明大人说了今天有贵客的。”

“哎呀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适合呢。”

“今天还刷不刷图了。”

“哎呀!宝宝们别乱跑。”

“呀!姑姑宝宝在这里!”

“诶诶诶,地震了!”

“山兔,别再让山蛙跳了!”

“不如我们偷溜出去吧。”

“好啊好啊。”

“谁也别想偷溜出去!”

一身绿衣的娇小少女背对大门,道。

就在大厅的空气仿若要凝固之时,一个声音突然道。

“哎呀,行了莹草,已经没事儿了。”

白发青年走进大厅,笑容依旧完美无缺。

“晴明阿爸!”

“晴明大人!”

晴明笑着回应,向身后看去。

“叶大人,您请进吧。”

“唷,这么多式神啊。”

“呀!这是谁!”

“晴明阿爸带过来的呢。”

“这家伙就是那位贵客嘛。”

“咳。”

晴明咳嗽了一声,屋内的嘈杂声总算归于平静。

“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阴阳师,叶修。”

“呀!来新阿爸了!”

“叫叶修阿爸么!”

“叶修阿爸好!!!”

“阿爸你好,我是山兔!”

四、

“真的不能告诉我?”

晴明再次说道。

“晴明大人说笑了。”

“叶大人才是。”

五、

叶修很懵逼。

这位荣耀教科书,遇到了他这三十年来的最大难题。

#如何管一群熊孩子。#

#不能开嘲讽啊,罪恶感太大了。#

#小破孩别揪我辫子!#

今天的叶修大大非常的生无可恋。

六、

“哎呀呀,这就是那位唐国来的大人?”

“嗯。八百比丘尼,你能占卜出他的来路么?”

“不能哦~”

七、

月上枝头。

“夜深露珠,叶大人何故还在庭院中?”

叶修微微转了转头,连带着小辫儿也微微晃动。

“晴明大人不也是。”

“叶大人请。”

“晴明大人也请。”

八、

”便是这样。“

叶修靠着门,凝望着月色,吐了一口烟。

“原来如此。”

坐于内室的安倍晴明微微一笑。

“那叶大人便是我的朋友了。”

叶修一愣,也笑。

“嘛。谁叫你的半身太搞事情了。害得我不得不来跟你结盟。”

叶修弹了弹手里的烟斗。走入内室。

“合作愉快。”




九、

安倍晴明看着对方伸出来的手。

“合作愉快,叶大人。”

“咳,既然这样,也别叫大人了,你可以叫我叶修。”

晴明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真名么...

“看来晴明大人并不信任我啊。”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叶修道。

安倍晴明一僵,不过很快就放松了。摆出一副笑脸。

“是我逾越了,抱歉。”

叶修满意了。

“那么,再说一次,叶修。”

“安倍晴明。”

十、

“安倍晴明!!!快来管管你家式神!!!”

此时的晴明正在与源博雅喝酒,听到这恨不得要掀翻房顶的叫嚷差点儿打翻了酒坛。

“抱歉,博雅。”

“没事儿没事儿晴明你去忙吧!”

#哦呀,晴明你身上在冒黑气呢!#

十一、

当安倍晴明到地方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身上挂满式神的老叶。

他不厚道的笑了。

于是,老叶也笑了。

十二、

晴明的式神们今天第一次尝到了“爆炒臀尖”,相信他们以后也会常常尝到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十三、

安倍晴明很苦恼。

是的,无所不能的阴阳师大人今天要愁死了。

这位叶大人来的第二天就把他家小式神的屁股给打了。

由此的后果就是姑获鸟追着他打了一整天。

不得不说他身手不错,没被姑获鸟抓到。

但院子里全都是鸟毛这件事情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更不要说那些小式神都跑来扯他的羽织了。

天啊博雅快来救救我。

十四、

源博雅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

晴明,卒。

十五、

#既然晴明你不管那我就按着我自己的思路走了。#

#今天的晴明大人也被小式神们围起来哭闹呢。#

#所以说晴明大人不要抵抗了,跟叶神一起学习“爆炒臀尖”吧#

=============================

晴明和叶修两只老狐狸的对决,早就想写了。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