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Hebrew

交流&催更群:336871333
大概就是个写手,写字和写文。
(实际上会一点画画。)
这个号基本写腐,百合在另一号,吃bg但不写。
本命(男):叶修,老王,兔子,三日月,晴明(文+游戏+电影),银时,太宰治(三次元+动画)。
攻控。主攻党。
偏爱正剧风。
喜爱He,但不代表不会写Be。
(实际上擅长写Te。)

魔术师杰西卡的暗堕本丸、5(cp待定/逗比)【已改】

食用说明: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微光三部曲”订阅本文,谢谢。

1、cp无,自由心证。

2、文风在正经和不正经中穿插,请小心。

3、这是一个温馨但又有些残酷的故事。

4、可能会随心发一两个跟正文无关的番外小甜饼。

5、为了合理性,有私设,如果有ooc求轻拍。

============================

一、

“....这样么。”

半晌,王杰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是。”

看着那黑眼眶的少年堪称冷漠的表情。王杰希徒然似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一旁的狐之助似是被定住了。

这是祂第一次接手审神者。

在祂所得到的资料里,只是说了这间本丸出现了虐刀和恶意碎刀事件。

但是,谁也不曾想到,竟然如此...

如此...令人作呕。

窗外的风声打破了这一室寂静。

王杰希这才勉强安定了心神,问道。

“那之后呢...我记得我是第六任吧。第四任和第五任...是个怎样的人?”

 

二、

“哈哈哈,真是谢谢你这两天照顾老爷子我了。”

三日月宗近靠在身后的软垫上,笑盈盈的看着那个紫发的青年。

那一位一向是不注重除了短刀之外的刀剑的。

但三日月这‘病’来的古怪,才特地让他过来照顾。

也是因此,自己今日才会于此处。

“三日月殿...”

不...不能告诉他。

“嗯?有什么事儿么。”

三日月听出了歌仙兼定口中的犹豫,问道。

“...不,没什么。您要不要看看院内的牡丹呢?”

三日月有些迷茫,这两日他都是迷迷糊糊在床榻上度过的。

在他的记忆中,这院子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其实来本丸的前两日他也稍微种了点儿东西,不过一向不大会照顾人的三日月,又怎会照顾的好花花草草呢?

“是我从我的院子里移过来哦。”歌仙兼定故作轻松道。

 

三、

本丸历任的审神者,在某种程度上,有着一些默契。

‘就比如他们对待自己、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态度。’歌仙兼定想。

长谷部、烛台切与自己都是第一振,三届审神者都极少让我们出阵,少有的几次出阵,都是因为已经无人出阵了。

长谷部只需要替审神者整理文件。

烛台切只需要负责每日的饭菜。

而我,只需要负责每日的清洗工作。

因为频繁的出阵,自己常常需要清洗大家的衣物。

除了清洗衣物,他所做的,大部分都是帮药研照顾伤患和病人。

另外,就是养一些花花草草了。

他除了每日给他们送去不同的鲜花,努力每日的院子弄成新鲜的样子。

什么也做不了。

只有在他将花送去时,那些人稍微缓和的表情,可以让他稍缓口气。

但也因如此,他成了听到最多内心倾诉的人。

 

四、

这个本丸里,短刀,碎了太多把了。

歌仙兼定依然清晰的记得,几乎每一把今剑,都同他说过一句意思差不多的话。

“如果三日月来了,拜托请照顾好他。”

许是因为那外表太过具有欺诈性。

这样严肃的今剑,竟有些奇怪。

可他知道,这再正常不过了。

他怎会不明白呢。

三日月宗近的那张脸,是多么招人喜欢啊。

身为家人,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五、

三日月终究还是知道了。

被封印在后院的暗堕岩融。

和岩融房间内的今剑断刃。

 

六、

门外的牡丹开的正好。

 

七、

拼上性命也想保护的东西呢。

 

八、

离去之前,王杰希为药研藤四郎做了一次手入。

他将短刀拿起,横放于膝盖上。

首先是撬下那用于将刀柄固定在刀茎上的目钉。

取这目钉之后,以一种平稳的姿态,缓慢的将短刀从刀鞘中抽出,随后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握成拳隔着手在刀柄处轻敲。

王杰希的动作算不上熟练,但至少步骤是没错的。

不知道这些刀们,是不是每人身上都有这么多裂痕呢。

王杰希瞧着药研藤四郎的刀身,轻轻叹了口气。

王杰希心中想的再多,手上动作也是不停的。

用棉布细细的擦过刀身后,王杰希拿起手入棒。犹豫半晌,还是沾上粉,沿着镐筋的轨迹轻轻的打粉。

职业选手对手的操控能力这时候就展现出来了。

虽是第二次打粉,但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

将两边都打上粉后,王杰希再用棉布擦了一遍刀身。

这样反复了一次,总算到了上油的时候了。

将丁子油滴在棉布上,王杰希开始为刀上油。

反正,我们的杰希大神,第一次,在无人提醒的情况下,成功的自己完成了手入工作。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九、

晨光洒落于院中,又是一日清晨。

昨夜王杰希与药研藤四郎聊到深夜。可他依然不觉得困。药研走后,他便开始翻阅那本刀帐,努力认清每一振刀。

门外,有一个人站着。

王杰希知道。

王杰希把这刀帐上的刀认齐了。把目光转向门外。

“进屋吧,有什么事儿,进屋再说。”

又是一阵沉默。

终于,那人动了。

“说吧,什么事儿。”

来人依旧不说话。

“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管了。”

回应他的却是一声闷响。

王杰希惊讶的看着下跪的家伙。

“歌仙有一事相求。”

等等,这咋就跪了。王杰希上前就要把对方拉起来。

“感激不尽。”

 

十、

歌仙兼定觉得他快疯了。

由于药研藤四郎需要照顾更多受伤的人,也因为他有不少照顾病人的经验,所以照顾受伤最严重的三日月的担子,就压在了他身上。

这也使得他比所有人都清楚三日月的状态。

甚至连药研藤四郎,都不一定比他知道的清楚。

他已经无法思考这位新来的审神者是否值得托付忠心了。

因为他知道,三日月宗近已经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所有人都等得起,唯有三日月,已经等不起了。

“惟愿大人救救三日月殿。除此之外,歌仙别无所求。”

 

 

十一、

“哈哈,多谢歌仙的照顾了。”

三日月宗近自那次封印后便陷入了每日间歇性沉睡,直到第五任审神者的到来。

这位审神者竟是个阴阳师。

初来乍到,他就为三日月宗近做了手入,并让他醒了过来。

可铃铛的能力太过强大,而且自从封印之后,铃铛便消失了。

所以三日月宗近的身体依旧不算太好,勉强算是可以下地走动了,但战斗,还是不行。

新来的审神者又怎会放弃三日月呢,所以依旧研究着三日月的病情,但效果不大。

三日月一向都是交由他来照顾的,为了防止出现偏差,所以依旧是他来照顾,直到对方恢复。

“三日月殿可愿赏赏我新移来的牡丹?”

“哈哈哈,甚好甚好,那便出去看看吧。”

这新牡丹名为蓝田玉,是他专门弄来的蓝色牡丹。

看着长势不错,就全移到了三日月的院子。

“三日月殿对这蓝田玉可否满意?”

瞧着三日月的表情,歌仙兼定不禁有了些许小骄傲。

“甚好甚好。那么多谢歌仙了。”

瞧着对方愈发真实的笑意,歌仙只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

其实他们都知晓。三日月怕是很难恢复了,但他们不愿意放弃,审神者更不愿意放弃。

虽是如此,但一定会好起来的。

歌仙兼定想。

新来的审神者应该是个不错的审神者,这次,这次一定能。

 

 

十二、

新来的审神者终究还是暴露了本性。

这个审神者异常严厉,如果出阵捡不到稀有的刀,便会被拉到广场上。

也不知他是从何处搞来的刑具,他在所有刀剑面前,给那些出阵的刀剑上刑。

后来渐渐的,他开始改变了策略。

给那些今天没有出阵的刀上刑。

“是因为你,他们才被惩罚的哦。”

 

 

十三、

一众刀剑们终于忍受不了了。

即使因为三日月的原因,大家再也没有发生过暗堕。

但那种怨气还是留在了心底。

况且,审神者已经不再试图医治三日月了,而是频繁的让他们出战阿津賀志山,意图已经很明显了。留下这个三日月也不过是作为后备。

以太刀为首他们一起开了个会。

 

 

十四、

没人看到门外划过的蓝色衣角。

 

 

十五、

三日月宗近望着那悬于浩瀚星河的明月,笑了。

今日歌仙也去参加了他们会议。

自然没有发现他并没有在院内。

三日月宗近低头看了看院内的蓝田玉,心情无端好了不少。

 

 

十六、

早就找到了不是么。

所谓拼上性命也要保护的东西。


===================================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