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Hebrew

交流&催更群:336871333
大概就是个写手,写字和写文。
(实际上会一点画画。)
这个号基本写腐,百合在另一号,吃bg但不写。
本命(男):叶修,老王,兔子,三日月,晴明(文+游戏+电影),银时,太宰治(三次元+动画)。
攻控。主攻党。
偏爱正剧风。
喜爱He,但不代表不会写Be。
(实际上擅长写Te。)

魔术师杰西卡的暗堕本丸、4(cp待定/逗比)【已改】

食用说明: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微光三部曲”订阅本文,谢谢。

1、cp无,自由心证。

2、文风在正经和不正经中穿插,请小心。

3、这是一个温馨但又有些残酷的故事。

4、可能会随心发一两个跟正文无关的番外小甜饼。

5、为了合理性,有私设,如果有ooc求轻拍。

============================

一、

'果然还是不能信任我么...啧...'

王杰希身后跟着的是药研藤四郎。

由于粟田口家的人比较多,为了防止谈话吵到别人,王杰希准备带药研藤四郎去他之前在高空上发现的无人院子。

药研藤四郎的目光一直跟着王杰希,而在他打量着王杰希的同时,王杰希也在打量着他。

这位付丧神僵硬的肢体动作清晰的告诉王杰希,他不信任他。

王杰希也能理解,从他刚烧了的那个屋子,他大概能猜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院子虽说无人居住,但也未落什么尘。

甚至还有一大片紫色的牡丹。

王杰希暗暗称奇,在他的记忆力,牡丹可不是生命力这么顽强的植物。

王杰希召唤了修鲁鲁打扫了房子,与药研面对面坐下。

 


二、

“抱歉,只是稍微打扫了一下,凑合坐吧。”

药研坐下来,抬头问他,表情中隐含着一些奇怪的情绪。

“为什么来这里。”

王杰希一愣,旋即开始了头脑风暴。

难道这里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看来自己来这里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

看他的神情,这里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必须得套出来。

王杰希面上倒是依旧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因为这里没人。”

魔术师说着顿了一下,对上药研藤四郎的眼睛,继续道。

“现在这本丸没什么人信任我,我还没傻到把脖子洗干净了等人砍。”

这话一出口,药研便一愣,不再多说。

魔术师瞧着对方沉默不语,这正是中了他的下怀。

便摆出一副不经意的架势,状似随口说了一句。

“怎的,这院子里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三、

果然。

在他这话一说出口,对面的少年身体便是一僵直。

王杰希暗自好笑。

虽说作为刀的岁月来看,对方都能当自己的祖爷爷了。

可作为人类,这些刀剑还是嫩了点。

 

 

四、

月上枝头。

三日月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本丸的。

第三任审神者的本丸。

来迎接他的人,是山姥切国广。

一路上分外安静。

除了把他的铃铛系在平田铃上时发出了些许声响,这一路,竟是安静至极。

三日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山姥切。

三日月跟着山姥切走进了一个院子,这院子荒凉的很,但至少称得上干净。

“到了。”

山姥切终于说话了。

“你的院子。”

三日月一把抓住山姥切的手腕。

“山姥切殿,难道就没什么跟老爷子我说的么?”

回应他的是山姥切的沉默。

三日月一步步走向山姥切国广,他慢慢的低下头,对上山姥切的视线。

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眸弯成了一个美好的弧度。

“请告诉我好么。”

 


五、

山姥切是这个本丸里为数不多的没碎过的刀。

也是这个本丸里来的最早的刀之一。

他是被第一任审神者锻造出来的。

第一任审神者在拥有不少刀之后便开了寝当番。他似乎非常偏爱太刀。本丸里的太刀几乎都被他糟蹋了。

那个三日月,作为天下至美,又怎会逃离他的狩猎范围。

但是那把天下至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尽管那家伙日日夜夜的派人出阵,依然捞不到一把三日月。

他的灵力很强,跟用不完一样。所以虽然出阵很累,但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他有的是灵力替我们手入。

倒霉的是那些太刀。

太刀们几乎要碎刀了,却被他用灵力吊着命。不能抵抗,否则他就会碎了别的刀呢。

刺杀那个人?没用,结果只是被碎掉而已。

即使暗堕,他也能用灵力强行净化。

直到那一天,

那个人罪恶的目光移到了粟田口家的短刀们身上。

在与那个的争执中,第一把一期一振跌入了刀解池。

而粟田口家的短刀,集体暗堕。

集体暗堕所产生的影响被政府发现了。

那个人被抓走了。粟立口家的短刀也都被强制碎掉了。我们只能等着第二任审神者的到临,别无他法。

第二任审神者真爱收集刀啊。

她的目标也是三日月呢,呵,她也不是有那种命的人。

她对寝当番没什么兴趣,只是频繁的让我们出阵而已。

但这世上不是人人都有强大的灵力的,她没有能力为我们手入。

渐渐的,全队碎刀的事情开始发生了。

终于,那只狐之助在来发任务时看到了出阵列表,看到那全队碎刀的情况,上报给了政府。

啊,第三任审神者来了呢。

 


六、

三日月第一次见到审神者是他来本丸的第二天清晨。

少年丝毫不掩饰身后屋内的旖旎,只瞧了他一眼,就转身回到了内间,关上了门。

粟田口家短刀细碎的抽噎声再次响起。

 


七、

月明星稀。

许是因为这几日烦闷之事太多,三日月失眠了。

他闭上眼睛,漫步本丸中。

恍惚间,他闻到了桂花香。

 


八、

三日月已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管那桂花香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在丰臣家的那段岁月,三日月还是记得的。

那人跪坐在那里,好似还在等着弟弟们归来。他的背挺得很直,脑袋却耷拉下来了。

大抵是因为太累了吧,三日月一边向他走近一边想。白日要出阵,晚间要照顾弟弟什么的。

一期一振有点儿发烧了,这是三日月走近之后得出的结论。

‘对于一期一振,大阪城那日冲天的火光与如今的日子相比,哪个更痛呢?’

看着他紧皱的眉头,三日月忍不住想。

大阪城冲天的火光,他在高台寺都能看到。

但三日月觉得,那大抵是没有现在痛的。

焚身之痛,怎敌得上焚心之痛。

 


九、

清晨的阳光透过桂花细碎的照在一期一振脸上。

一切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无人知晓,昨夜有人步入这个庭院。

无人知晓,昨夜一期一振其实发过一次烧。

无人知晓,昨夜有人在这风口处的台阶上陪着一期一振坐了一整夜。

 


十、

三日月感冒了。

 


十一、

拼上性命也想保护的东西么?

 


十二、

宗三暗堕了。

这是本丸的大家都知道的事。

第四任的审神者似乎偏爱柔美的类型。

这振宗三,是这个本丸的第二振宗三。

第一振宗三,早已为了小夜,被第三任审神者丢进刀解池了。

如若让这第四任的婶婶知道,宗三绝对会被丢进刀解池的。

刀剑们私下进行了交流,他们把左文字一家藏进了后院儿。

原本应该是只有宗三的。

但江雪和小夜,执意要陪着他。

劝说无果后,

只好把左文字一家全部藏了进去。

由两位神刀动手,把他们封印起来。

趁着审神者睡着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所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做完这件事儿跟审神者谎称他们跳刀解池了就成。

两位神刀进行着封印仪式。

可惜,事情发展的并不顺利。

许是因为审神者不给手入的缘故,两位神刀渐渐乏力了。

可是如果再来一次就来不及了,审神者会发现的。

突然,一阵风铃声响起。

 

 

十三、

手持风铃者不是别人,正是三日月。

“药研,老爷子待会儿要是倒下了,可千万不要见死不救啊。”

所以想要拼命保护的东西早就找到了不是么?

那种故作轻松的语气,会被识破的啊。

说罢,不等药研阻止,便划开右手食指,并将其贴近风铃上的凹槽。

风铃开始吸血,三日月的脸色骤然煞白。

无风自动的吸血风铃,多么诡异的场景。

 

 

十四、

那晚的封印并没有成功。

因为三日月根本不是来帮忙封印的。

风铃只是摇了半柱香时间。

之后,封印破了。

三日月倒在了地上。

宗三的暗堕离奇的好了。

从那天开始,本丸再也没人暗堕。

 

 

十五、

“你是付丧神吧。”

蓝衣服的小家伙往柱子后躲了躲。

“别装傻了,我看得到你。”

小家伙抖了一下,不动。

“得,以后咱就是朋友了。”

男人笑的有些欠揍。

......

“这串风铃你拿着,要是你有一天有了想拼命保护的东西,那就用它吧。不过记住喽,代价很大哦。”

说罢男人把铃铛系在了小家伙的手腕儿上

“啊?你问我为什么它消失了?你试试在脑子里想它。”

“你看!出来了吧!”

 

========================

在我眼中的爷爷,是那种不论怎样都不会动摇决心的人。即使暗堕,那也一定是因为执念于“这个本丸不能再暗堕了。”而暗堕。

 自身的经历是不能动摇爷爷的内心。 

造成爷爷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心态的。

经历有之,年龄有之。

有比爷爷年纪大的么?

有。

但没那个经历。

有跟爷爷有相似经历的么?

有。

但没爷爷那个年纪。

有跟爷爷有相似经历还比爷爷年纪大的么?

有。

但没实装。

碎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即使重铸,大部分也都能失忆。

只有少部分没有失忆。

需要背负痛苦的,永远是活着的。

爷爷之所以能成为本丸的大家的领导者。

虽然也因为他强大的实力。

但更多的,爷爷是大家心灵的港湾。

好像只要有他在,大家就会安心不少。

所以我个人认为爷爷也是有比较可爱的时期的。

没有人是天生就强大的。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