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Hebrew

交流&催更群:336871333
大概就是个写手,写字和写文。
(实际上会一点画画。)
这个号基本写腐,百合在另一号,吃bg但不写。
本命(男):叶修,老王,兔子,三日月,晴明(文+游戏+电影),银时,太宰治(三次元+动画)。
攻控。主攻党。
偏爱正剧风。
喜爱He,但不代表不会写Be。
(实际上擅长写Te。)

魔术师杰西卡的暗堕本丸、3(cp待定/逗比)【已改】

食用说明: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微光三部曲”订阅本文,谢谢。

1、cp无,自由心证。

2、文风在正经和不正经中穿插,请小心。

3、这是一个温馨但又有些残酷的故事。

4、可能会随心发一两个跟正文无关的番外小甜饼。

5、为了合理性,有私设,如果有ooc求轻拍。

============================


一、

如若空气都凝固,樱花又该如何飘落呢。

残樱在血月之下,似是被冤死之人的血侵染一般。

倏而,狂风乍起。

血色该当是随风舞动的。

若是有一壶烈酒为衬,也不失一种决绝凌然之美。

但这樱花树似是感觉到了周围那凝重的气氛。

竟是无一胆敢为其作陪一场。

 


二、

魔术师降落在了审神者所居住的地方。

四下打量,这里称得上是整片区域最高的建筑了,一边儿感慨审神者这个职业待遇的确不错。魔术师一边儿推开了房门。

他愣住了。

原本对着他大喊着“一定要把这些不懂礼貌的刀剑全部碎掉。”的狐之助也愣住了。

 


三、

“真是...想不到啊...”

魔术师凝视着一地...说道。

魔术师蹲下来,从那些刑具间捡破碎的刀刃,魔术师分不清这些刀剑,只能都捡起来。唤出一只修鲁鲁,把这些碎刃放到修鲁鲁的挎包里。

“狐之助,帮我下楼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刀,好么?”

 


四、

魔术师收敛了这房子里的所有碎刃,并把刀帐拿走了。看了看这栋独立的建筑,魔术师笑了。

 


五、

载着修鲁鲁和狐之助飞上天空。

魔术师看着那个独立而高耸的建筑,眼神冰冷。

接着,他向下投了一个熔岩烧瓶。


 

六、

火舌吞没了这栋专属审神者的建筑。

 


七、

魔术师站在废墟前,身后突然有了一阵骚动。

“我们不需要审神者!”一个蓝色的身影闪出来,不顾同伴阻拦,向魔术师砍去。

是一柄魔术师之前没见到的刀。

来时路上,王杰希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因为狐之助说。

“杰西卡大人,咱们要去的那个本丸,很危险,大部分刀剑都受过虐待。”

“您尤其要小心一期一振,他的弟弟们受了太多虐待,他现在处于...”

狐之助说这句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莫约是在准备措辞。

“一个...比较癫狂的状态?”

经历门口那件事,和看了房间里的东西,王杰希本来以为他是懂得。

但到了这里,他才明了。

绝望,无助,憎恶,恐惧......

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把他的内心,通过他毫不掩饰的眼神,再清晰不过的诉说出来了。

看过那些刑具的王杰希心中早已有了个大概。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如果动手,绝对有人会受伤。

这对谁来说都不算什么好事儿。

 


八、

没有人比王杰希更了解魔道学者了,叶修也不行。

他深知魔道学者的能力大多是群攻,极易误伤他人。

这种时候,使用闪电锁链,搞不好会激怒其他的刀剑。

星星射线虽然攻击准确,但伤害太高,他还没有尝试过,这个疯狂挥舞着刀剑的男子显然身上是带伤的。这从他偶尔挥刀的间隙中,那明显的停顿以及他步伐不稳的下盘可以明显的看出来。

王杰希可不想一不小心拍死这个家伙。

他只能一把一把的撒着驱散粉。

减缓着对方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

骑在灭绝星辰上躲避着对方的攻击。

终于,对面的一期一振坚持不住了。

长时间的战斗对这个本就带着不轻的伤势的刀剑男子太过负累了。

王杰希冲上前一把捞住这个在昏迷前都在努力挥舞着手中之刃的家伙。

一瞬间,本来蛰伏不动的刀剑们握紧了手中之刃,死盯着场地中央的魔术师。

魔术师开口了。

“手入室在哪?”

 


九、

狐之助在来之前把工作流程都告诉他了。

但架不住这个本丸的刀剑都太过神经质了。

他费尽口舌为他们分析形势后,

才有一个驾着黑框眼镜的男孩站出来。

“请随我来。”

王杰希认识这个男孩儿,他在来之前翻阅了所有刀剑的基本资料。

这个名叫药研藤四郎的男孩,是他背上这家伙的弟弟。

 


十、

魔术师在众人堪称监视的目光中跟随着药研藤四郎走到手入室。

他把背上这个男人放下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十一、

手入的过程实在算不上愉快。

毕竟被几振太刀与大太刀紧紧盯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拔刀,实在不是什么美好而值得纪念的事情。

哦,更何况你在救的还是一个想要杀死你的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这位带他来到手入室的家伙,是个懂行的。

手入的过程,因为要先处理这位一期一振的肉身。

粟田口家的小辈是绝对不能留在这儿的。

“不能让这些小家伙看到他的伤。”王杰希悄声道。

周围一众瞬间了然。

“我留下。”

药研藤四郎说话了。

“好。”

与药研藤四郎对视一眼,王杰希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

几振刀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拉上了手入室的门。

这时王杰希不禁庆幸自己爱好广泛。

实际上,不光在职业选手中流传的“王杰希会看相。”

关于药理,急救包扎,他也略懂一二。

再加上身边的药研藤四郎也懂一部分。

于是,我们的魔术师大人,在狐之助与药研的引领下,总算是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但不得不说,还没完。

目光转向一期一振的本体。

说实话,肉身还好,毕竟不懂可以直接用灵力糊上,撑死了有点儿浪费灵力罢了。

但是本体,则必须手动护养了。

 


十二、

月上枝头。

许是因为男人从未做过的缘故。

一期一振的手入花费了今天的太多时间。

“狐之助,正常的暗堕本丸,一把手应该是谁?”

王杰希翻阅着手中的刀帐,眉头紧锁。

“应该是三日月大人吧。”

狐狸有点儿迷茫的看着王杰希。

“只要是有三日月大人的本丸,不管暗堕还是非暗堕,基本上都是三日月大人作一把手。”

狐狸的话并没有让王杰希解惑,相反,他眉头锁得更紧了。

“果然么......”

王杰希敲打着刀帐上的一个名字。

而那个名字,赫然是三日月宗近。

“这座本丸明明有三日月宗近,刀帐显示他也没有碎刀,我这一整天却都没看到他。狐之助,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儿?”

王杰希狐疑的目光锁定了狐之助。

常年作为队长所养成的一身威严压下来,也绝非虚的。

狐之助的冷汗刷的一声下来了。

“我不知道啊!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接任务。”

“是么...”

王杰希移开了目光,他已经知道狐之助没有撒谎了。

原因无他,只是苏黎世之旅中,他曾经跟蓝雨的喻文州聊过不少。

其中,喻文州就跟他讲过心理学。

王杰希把目光投向窗外。

月色清冷。

他却觉得这座本丸更冷。

“走吧,去弄清楚这位天下至美,究竟为什么没有出现。”

 

 

十三、

药研失眠了。

他照顾好还在昏睡的兄长,又哄着弟弟们睡着后,独自一人走到庭院内。

他实在无法忘记,兄长身上的伤痕。

那绝对不是与这位新来的审神者大人交战所留下的。

他根本不知道,一期一振身上,竟然有这么多伤口。

大部分伤口显然都存在很久了。甚至有着脓。

有些伤口留着血,但并非新伤。

那场与新来的审神者的交战他是在一旁的。

那位新来的审神者,全程都在闪躲。

那些伤口,是在战斗中扯开的。

药研藤四郎从未想过。

一期哥居然隐瞒了那么多伤口。

明明知道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

但还是觉得气愤。

至少,应该让他知道啊。

至少,他可以为他分担啊。

 

 

十四、

王杰希在暗处看着药研很久了。

久到他的腿快麻了,他才上前问道。

“我可以,问些问题么?”


============================

私以为药研跟一期哥算是互相扶持的关系吧。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