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Hebrew

交流&催更群:336871333
大概就是个写手,写字和写文。
(实际上会一点画画。)
这个号基本写腐,百合在另一号,吃bg但不写。
本命(男):叶修,老王,兔子,三日月,晴明(文+游戏+电影),银时,太宰治(三次元+动画)。
攻控。主攻党。
偏爱正剧风。
喜爱He,但不代表不会写Be。
(实际上擅长写Te。)

魔术师杰西卡的暗堕本丸、1(cp待定/逗比)【已改】

食用说明:

如果喜欢,欢迎订阅“微光三部曲”订阅本文,谢谢。

1、cp无,自由心证。

2、文风在正经和不正经中穿插,请小心。

3、这是一个温馨但又有些残酷的故事。

4、可能会随心发一两个跟正文无关的番外小甜饼。

5、为了合理性,有私设,如果有ooc求轻拍。

============================

一、

称得上白洁的房间内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有一台莫约是医疗机器的东西,以及一张医用床。

我们刚刚睡醒的杰希大神脑子还是混乱的,依稀间他还记得昨晚是他从苏黎世回国,因为国家队特训营在北京的缘故,就以微草为主场开了场庆功宴。

平时,我们的微草好爸爸是绝对不会放纵自己喝高了的。但是因为微草是主场,在国家队的某些人的起哄下,还是给他灌了不少酒。

房间里并没有灯,但整个房间非常明亮,这让刚刚睡醒的魔术师,眯了眯眼睛。

“您醒了!”

一直在这里陪床的狐之助显得十分兴奋。

原因无他,这个穿着一身奇怪的斗篷的男人是突然出现的,他昏倒在大厅的墙角,今早大家来上班才发现的他。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为这个男人做了身体检查。因为男人的穿着太过怪异,因为担心他的斗篷下有什么危险物品,他们并没有为男人更换衣物。

本来并没有什么,只是把男人放到医疗床上时,系统根据第一序列,先给男人做了灵力阀值的测试。

狐之助听说这个男人的数值很高,所以上面很重视,让祂务必拉这个男人成为审神者。

狐之助显然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叫起床气,更不晓得,眼前的这位杰西卡大神,就是一位拥有严重的起床气的人士。

祂继续以一种非常亢奋的声调道。

“您好!您是来报名的么!”

报什么名,不报。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魔术师大人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平常管理整个微草已经够累了,连世邀赛的队长席位他都推掉了,还报什么名。

“您回句话?”

“诶,您又睡着了?”

王杰希对这个一直在叽叽喳喳的声音十分不耐,翻了个身,试图屏蔽这个声音。

许是因为刚睡醒的迷糊,他并没有发现这个衣服翻身睡觉所带来的轻微膈应感。

狐之助看到了对方翻身,知晓了对方没有睡觉。就继续道。

“哎呀您别睡了,您都睡了多久了。”

这位新官儿上任的狐之助显然没有明白目前的情况,若是一个有经验的狐之助,绝对不会继续吵闹下去。

“您就理我一句呗?”

“搭个腔儿?”

魔术师大人觉得这个家伙烦死个人儿了,跟蓝雨那个话痨一样儿一样儿的。

在起床气的影响下,魔术师大人从不知道的异次元空间中掏出一把扫帚,向身边挥去。

“吵什么吵!”


二、

杰西卡大神很懵逼。

是的,这位被冠以天才名号,年纪轻轻撞破新秀墙。之后又火速成为堪称联盟最负责人的队长的魔术师。

懵、逼、了!!!

在这位大神目前的生命中,还从未有过什么是能让他犹豫不前的。为了战队舍弃魔术师打发如是,为了英杰铺路亦如是,甚至为了战队配置舍弃一些优秀的苗子都没有让他踌躇不前过,他一直是向前的,从未停下。

即使被人笑称“单亲爸爸”,对于他来说,也并非不可接受。

王杰希略显纠结的看着手中的灭绝星辰,是的,以微草担保,他手中的那个扫帚,绝对是灭绝星辰。

我们的魔术师大人也想过是不是什么整人节目,但看着手中的灭绝星辰,他觉得,如果不是穿越,大概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他手中这柄反牛顿的武器了。

他看了看手中这柄灭绝星辰,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狐狸,是的,狐狸。

不过拜魔术师思维所赐,他并没有去思考为什么刚刚说话的是个狐狸,而是想起了他的微草和他的父母。

微草战队现在虽然交给英杰还太早,但也不是不可以。

而他的父母,他自认为自家弟弟和自己的那一大笔钱足够为二老养老送终。

思考完了这些,旋即,他看向了自家的灭绝星辰。

魔术师的思路永远毫无逻辑,他看着这柄灭绝星辰不过半分钟,就已经把“从他的灭绝星辰被发现到他被活体解剖。”的整个过程脑补完了。

杰西卡大神觉得他需要把灭绝星辰藏住,然后他就懵逼的看着这柄扫帚缩小成了一个挂坠...

......???!!!emmmmmm......

金箍棒?定海神针???哆啦A梦??????百变小樱???!!!魔仙堡!!!!!!

魔术师大人打住了乱飞的思路,开始思考怎么放这个小挂坠。

他摸了摸他身上这套衣服,毫无疑问,是他的王不留行的那一身。

魔术师想了很久放在哪里,最后,他挂在了他的眼罩上,是的,他的眼罩上。

并且用他的魔术师审美,把这两者结合的蜜汁好看...

把这些处理好了,魔术师的目光又移到了在地上挺尸的狐之助身上。

并且露出了一个与喻文州的同款微笑。


三、

“也就是说,我的灵力很强,适合当审神者?”

魔术师的目光随意游走在这个房间内,显得非常漫不经心。

刚刚这只狐狸给他讲解了成为审神者的好处。但魔术师并不关心这些。他通过刚才,已经分析出了很多。

派一只狐狸跟自己这个陌生的存在讲解什么审神者,这证明这个世界绝对不是靠着自己之前的常理所能理解的世界。

看这只狐狸,对他这一身奇异的装束,好像也并没有太大反应,并且他从这狐狸的只言片语中得知,那些“审神者”大人,很多都喜欢穿奇装异服。

并且他了解到,现在已经200年后了,更何况,还不一定是自己那个世界的200年后。

魔术师深知,恐怕他只能从事这名为“审神者”的工作。

但作为跟那么多战术大师厮杀过的人,他又怎会不知,被动,是多么可怕。

所以,即使是当这个审神者,也是要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是、是的,成为审神者有非常丰厚的...”

魔术师以一个“终止”的手势让狐狸闭了嘴,接着说道。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那我同意了。”

“诶,诶!!!”

狐狸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刚才男人的终止给祂一种男人已然不耐烦的感觉。

祂已经做好失败的准备了,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同意了!!!

“是!竭诚为您服务。”


四、

一间素白的房间,不过悬空的桌子与投射在空中的光屏为其增添了几分科技感。

魔术师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对面那个滔滔不绝为自己讲解的男子。最内一身红色襦袢套着白色纹付,上锈着大约是狐狸的纹样。青灰色袴,外衬付纹羽织,绣着同样的狐狸纹样。面上也挂着个狐狸面具。

‘日本人么?不过都是狐狸真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啊。’

没有发现魔术师的漫不经心,男子逐一讲解着注意事项。

终于,男子深吸一口气,道。

“以上,您还有什么问题么?”

“你能听懂我说话?”魔术师突然问。

“诶!当然可以啊,审神者大人何出此言?”狐狸男回道。

“没什么,只不过我日语学的不好,发音不准,怕你听不懂。”

魔术师随意糊弄道,把语言可通的功劳归功于荣耀和王不留行。

摆出一副唬人的严肃表情,魔术师问道。“我们可以出发了么?”

 


五、

又是之前刚醒时的那只狐狸,不,或许该称之为狐之助。

狐之助嘴里重复着刚才那人所说的,如果不是祂语速较慢,不似某个烦人的剑客,魔术师大概会考虑如何把祂的嘴堵上。

魔术师一边儿跟着祂走,一边儿神游天外。

终于,狐狸停了下来。

 


六、

眼前是一破败不堪的日式建筑。高出墙院的树把枯败的枝丫伸出墙壁,落满尘土的大门,大门前满地的枯叶,虽然大门紧闭,看不到院内的样子。但目光所及之处都在向魔术师传达着“枯灯油尽”的信息。

魔术师看了看天边的血月,挑了挑眉道。

“就是这里?”


==========================

啊,旧文重排。改了一些东西。

评论(2)

热度(67)